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中国摄影师 >朱宪民:作为一个摄影家,总得给这个年代留下一点东西 - 正文

朱宪民:作为一个摄影家,总得给这个年代留下一点东西 -

来源:杰糖专业影像门户,摄影爱好者分享摄影技巧和作品的网站编辑:中国摄影师时间:2021-06-22 05:41:52

朱宪民:作为一个拍照家,总得给这个年代留下一点东西。

2021-2-23 09:43|发布者:cphoto|检查:663。|谈论:0|来自:我国拍照。

摘要。:朱宪民,1943年生于山东,历任我国拍照家协会第六届、七届副主席,我国艺术拍照学会执行主席,北京拍照艺术协会主席。他几十年重视我国大众日子,纪录我国社会的变迁,他的著作曾在国际各地十大博物馆展出并被保藏。 ...。

朱宪民,1943年生于山东,历任我国拍照家协会第六届、七届副主席,我国艺术拍照学会执行主席,北京拍照艺术协会主席。他几十年重视我国大众日子,纪录我国社会的变迁,他的著作曾在国际各地十大博物馆展出并被保藏。
“真理之眼,永久向着日子!”这是亨利·卡蒂埃-布勒松在1987年为我题写的赠言,我十分喜爱。从上世纪60年代起至今,韶光已跨过了两个世纪,社会剧变史无前例,但我的镜头一向没有离开过这大千国际的主体——社会各阶层大众的日子现状与发展变化。刚刚步入拍照范畴成为一名拍照记者时,也走过一段弯路,“高大全”、“红亮光”的印象也是我一度寻求的方针。但在1979年,卡蒂埃·布勒松的“决定性瞬间”理论深刻地敞开了我的拍照心智,他的著作让我感到艺术的力度、谨慎、完好,拍照本来和日子能够贴得如此紧!拍照本来能够整日在街头寻觅,随时预备记载日子的点点滴滴,将活生生的日子彻底记载下来” ;1932——1936年美国农庄管理处的30名拍照师齐刷刷地将镜头对准公路上的那些难民,丝毫不造作的写实有着激烈的震慑;史密斯的印象看不出技术性的言语,只要爱情上的言语,而这些又源于他对日子火热的爱情;一切的大师是真实的艺术家。他们带给我的考虑远不只是在相片上,我从他们身上罗致养分,意识到真实的拍照家一定要走出一条归于自己的路。我从黄河岸边走出,对黄河故乡和黄河大众有着深深的挚爱,所以挑选了我最有爱情最了解的土地和公民,从黄河岸边开端了我的拍照之路,多少年上下求索,黄河滨留下了我不断回望故乡的身影与脚印,也为黄河人的生计状况留下了最原汁原味的印象回想。
▼《民以食为天》 河南  1980年。


1。23。下一页。
    1    2  3  4  5  6  7  8  9  10  11  
热门文章

    0.3931s , 3997.671875 kb

    Copyright © 2016 Powered by 朱宪民:作为一个摄影家,总得给这个年代留下一点东西 -,杰糖专业影像门户,摄影爱好者分享摄影技巧和作品的网站  

    sitemap

    Top